能力不佳,文字不假。

深夜便利店 2


便利店小哥x橙汁中毒少年 
 
谷嘉诚x彭楚粤 
 
 
01
 
 
上次听了一个故事的开头之后,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遇到谷嘉诚。 
 
我尝试过被编辑追杀到深夜的时候下楼买酒喝,我也尝试过刚刚入夜的时候到这间便利店买饭团吃,但便利店不是没有开门就是收银小哥不是谷嘉诚。

坐等太太填满坑的期待又紧张的心情在不断的膨胀爆发,我开始天天往便利店跑,像一个拿着刀在太太身后追杀的小号。
 
天不遂我愿,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是没有见到谷嘉诚。
有天晚上,大概是很晚的时间,我记不太清了。从编辑室出来感觉晕乎乎的,需要一瓶冰冷的果汁唤醒我被编辑大人打沉的精神。

我鬼使神差的跑到这间便利店来,遇到一个在橱窗边上的桌子上吃鱼蛋的帅哥。不得不承认,帅哥比果汁好用多了,这波不亏,我拿了瓶酸奶坐在他身边。

他瞄了我一眼,然后舔干净了他拿着的竹签上鱼蛋的番茄酱,又拿着鱼蛋蘸一点,从此反复几遍,才咬一口鱼蛋。

“嘿兄弟,你怎么这样吃鱼蛋啊?”
我忍不住,这种奇特的吃法我还是第一次见。

“今天鱼蛋搞特价,你不来一份吗?”
我摆摆手,一来我对鱼蛋没有特别的喜爱,二来我手机在办公室口袋里也没有钱。

对面的小哥又舔了一口鱼蛋上的番茄酱,然后笑了笑,看起来单纯可爱,天真无邪。

“草这个哥们笑起来太干净了吧”我在心里咆哮,表面上波澜不惊。小哥叉起碗里最后一个鱼蛋,瞄了一眼我手上的酸奶,问我“你待会有空吗?”。
我点了点头。

“那你要不要听故事?”小哥转身去拿了一瓶橙汁,冰柜角落头5块5那款。

又有故事听,我是没想到的。
但我是一个好奇而又八卦的人,我就没走,当然好了,听故事当然好了。

“我叫彭楚粤,是一个喜欢橙汁中毒的摄影师。”

我依稀觉得彭楚粤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可是我又想不起来。

02

“你听过一句话吗?每个守护深夜便利店的收银员都是一个守灯人。”
“想不到啊,哥们你还挺文艺的。”

彭楚粤笑了,嘴角勾一下的那种笑,就着路边路灯给的一点点光,我差点就要以为我面前的不是人类,是个有超能力的奇怪物种。
比如洗衣粉学园那样带着超能力光环的人。

“以前也有人这样说过我。”彭楚粤喝了一口橙汁,瓶子里的果肉上下浮动了一会,他又摇了摇瓶子。“那个这样说我的,喝果汁从来不摇。”

“朋友浪费啊!”我也摇了摇手上的橙汁。
“我也这样说他。哈哈”

橙汁喝了一半了,我突然想起来上次这样在便利店喝橙汁,还是因为谷嘉诚说要给我讲故事,可惜讲了一半又跑。

“我以前喜欢一个便利店小哥,叫谷嘉诚。”

彭楚粤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我心里跟坐了过山车一样,咯噔一下。

“他以前在这个便利店收银”彭楚粤指了指身后这个便利店。
“现在呢?”我忍不住,我太想知道这几天我都遇不到谷嘉诚是不是一个不太美的巧合。

“不在了,他回家了。”

03

我没有追问下去,观棋不说棋,我小时候在公园里面看爷爷们下象棋的时候学到的。

彭楚粤很久没有讲话,我想也许是有个大故事要讲。故事一般都来自回忆和经历,他也许是在跟回忆谈判,回忆拉他不要讲,不要给别人看,珍宝也好伤疤也好,不看才能好的。

他大概是想说的,不然我在这个空间里面就太尴尬了,想把这些复杂的委屈高兴,这些无奈愤怒,一股脑从心里掏出来,像扔垃圾一样扔给我,然后再见,消散在风里。

和回忆和解是很难的,因为情绪是无处不在的。

“谷嘉诚吻技很好。”
我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感叹彭楚粤真是不走寻常路,一上来就要给我讲劲爆的。
语出惊人,我脑子里飘过四个字。

“有一次,我来买橙汁,谷嘉诚在值班,我就在这个位置坐着等他下班。”


彭楚粤一开始说便利店的收银员是一个守灯人,画面是孤独的。
一个人和一盏白晃晃的灯,等着门口找上来的迷途小羊,在暗夜里提供一点光明,然后带给他们需要的未来。
摄影界有种构图叫框图,我顺着彭楚粤的视线水平线看过去收银台,刚好把收银员和他头上那盏灯放在货架构成的框里面。

宁静而孤独。
忙忙碌碌的夜间守灯人。

“他走过来亲我的时候是他下班前的最后一分钟,早上5点35分。”
“你等了一晚上?”

彭楚粤不置可否的看着我,“当然了,我来接他下班的。”

我没说话,我一直不敢忘了倾听者的本分,不要随便插话,不要随便打断别人。

“当时我嘴里还有小班口橙汁,他的嘴唇带着烟味,他说抽烟是拿来提神的,我不在乎,我喜欢闻他的薄荷烟。”
彭楚粤喝完了手里最后一口橙汁。

“他亲上来的时候嘴里还有很浓的薄荷味,覆在我嘴唇上软软的,我嘴里那一口橙汁没咽下去,来不及了,橙汁顺着嘴角流下来一点,他开始往我嘴里吹烟气,让薄荷味更浓了一点。”

“薄荷橙汁,黑暗料理啊。”我忍不住在脑子里刻画他们两接吻的场景。

一个烟雾缭绕味道香甜的吻,两个长的惹人犯罪的男人。

“小朋友听故事的时候别插话啦!”彭楚粤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撅了下嘴。
“好好好。”我举手求饶。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薄荷味好喝,我把手搭在他脖子上,把他更拉向我一点,嘴里的橙汁已经咽下去了,我忽然觉得他给我带来的不是烟气,而是氧气。”

我侧过头,想看看这样描述一个浪漫场景的男生,看起来到底多好看,我甚至一瞬间痛恨自己不抽烟,因为彭楚粤棱角分明的侧脸很适合柔软的烟雾。

彭楚粤也没有给我时间去柜台拿一包烟。
“我不由自主的向他靠近,像生命体需要氧气一样的依恋他的吻,舔过他刚刚被橙汁浸泡的嘴角,被烟雾包围的舌头,一切都是那么吸引,我双臂缠在他脖子上,不断靠近。”

我吞了口口水,这个场面,太刺激了!

“结果谷嘉诚推开了我。”
“握草????你们这个架势难道不是接下来就翻云覆雨了?”

“我也以为是。”彭楚粤摇了摇头,“谷嘉诚一把把我推开,一句话没说,走了。”


04


便利店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忽然想拽住彭楚粤让他把他脑子里的故事一下子全倒我身上。

深夜的便利店,怎么长的像一本故事会。


TBC

and 立个flag,下周六把便利店写完





评论(4)
热度(22)
  1. 手癌倩维他柠檬茶 转载了此文字
    我杏,你应该强行吃一颗彭楚粤的鱼蛋。

© 维他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