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不佳,文字不假。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1

夏天的重庆,38度高温,整个城市像个蒸笼一样。

肖战举着个欢迎韩处长到来的牌子站在机场到达厅,嘴里叼着个西瓜味的棒棒糖在玩手机。
站的歪七扭八,依旧玉树临风。

“请问,你是在找韩沐伯处长吗?”
听到声音的肖战抬起头,看见一个白的发光的男人带了个细框圆眼镜,像个老干部一样看着自己。
肖战点了点头。

“很好,你站在了非常显眼的位置,我就是韩沐伯。”

肖战立马站直了腰板,吐了嘴里的棒棒糖,扔了那块残旧不堪一看就是随便写的纸板,装作郑重其事的伸出了右手。
“您好,欢迎韩处长莅临指导,我叫肖战,是您此行的地陪导游。”

2

肖战带着韩沐伯出了机场上了车,一路上韩沐伯坐在后座一直没说话,只是用两只手扶着自己的暖水壶,目视前方。
活脱脱八十年代的老干部。

肖战透过后视镜看,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请问你笑什么?”
“我认为韩处长您非常有处长的风范,令我敬佩。”

韩沐伯把手里的暖水壶放到了一边。

肖战看清楚了那是xy那个牌子最畅销的,保温功能最好的暖水壶。
“韩处长我们这地方夏天高温38度,您杯子里装的是热水?”
“是。”
“噢,车后座有常温的矿泉水,车尾箱有个小冰箱里面有冰镇的饮料,韩处长请自便。”
“不用了,我喜欢喝热水。”

肖战差点踩了刹车。
活的老干部,肖战活了20多年第一次见。

3

肖战做什么事情都蛮快的。
比如早晨起来套件薄衬衫就能出门,头发不用仔细抓,裤脚不用仔细挽。

韩沐伯第二天见到他,第一件事情就是伸手替肖战抻好了袖口,翻好了领子。

韩沐伯烦透了酒店里那些千篇一律的自助早餐,问肖战,重庆人的特色早餐是什么。
“小面”肖战的兔牙后面蹦出了两个字,用方言说的,尾音七绕八绕,听的韩沐伯一愣一愣的。

“你说什么?”
“噢,下意识说了方言,韩处长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平时早餐吃小面。”
“辣吗?”
“一般。”
“那行,一会带我去吃一碗。”

重庆人的小面每一间店都有他们自己的配方,肖战把车从宾馆车库开出来,往开发区一间叫老太婆摊摊面的地方开。
从解放碑到开发区,运气好的话40分钟左右就能到。

然后车子被堵在了长江大桥上,时速20公里。
韩沐伯坐在后座饿的七荤八素,以热茶充饥。

“想不到这里也这么堵,我以为只有北上广是步行比坐车快的。”
“不好意思韩处长,您要是饿了我这里有西瓜味道的棒棒糖。”

肖战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往后面递了一根棒棒糖,韩沐伯伸手去拿,迅速剥掉糖纸。
那是3岁以后剥糖纸剥的最快的一次。

西瓜味道在自己嘴里蔓延,顺着食管流到胃里,一点用都没有。
韩沐伯还是饿的想咬自己刚喝完水的保温瓶。

“烦请韩处长下车走两步,那间店在小巷子的最里头,厂房门口。”

韩沐伯靠着意志力下了车。
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肖战走,5分钟后他瞧见了老太婆摊摊面,重庆小面50强第一名。

以及料理台上一碗接着一碗的辣椒油。

“活着真不容易啊。”韩沐伯小声的感叹。
“您说什么?”
“你的棒棒糖真好吃。”

4

韩沐伯不吃辣,一点点都吃不了,他坐在小面店里饥肠辘辘,却不知道从何下筷。每一碗小面上都飘着一层颜色鲜活漂亮的辣油,韩沐伯觉得自己整个口腔已经开始火烧火燎。

韩沐伯鼓起勇气正要起筷,肖战给韩沐伯递了一瓶常温牛奶。
“不知道韩处长吃不吃辣,牛奶能解辣,但只有常温或者冷的可以,热的不行,韩处长迁就些。”

韩沐伯觉得这导游不错,记着自己喜欢喝热的还给自己准备好牛奶。
在心里给这个地陪导游打了个五星好评。

38度高温捧个保温瓶,换谁都记得住。

韩沐伯鼓起勇气对着辣椒油泡面下了筷,吸进去第一口之后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吞下去之后咳的像肺癌晚期。
一口面一瓶牛奶。

“活着真的不容易。”

肖战给韩沐伯顺气,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的背,韩沐伯在异乡之地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温暖。

“韩处长,您刚刚是不是吸面条了?”
“面条难道不是吸着吃的吗?”
“带有辣椒油的面条不可以。”肖战语重心长,顺便替韩沐伯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鼻涕你自己擦吧韩处长。”

肖战说小面就是要一碗吃完见底,才是地道的吃法。
韩沐伯留着眼泪鼻涕真的吃完了2两小面。

5

晚上的洪崖洞很好看,从上面的角度可以看见长江和长江大桥,每五分钟都有一辆列车从大桥穿过,听说那是轻轨2号线,重庆最美的轻轨线。

韩沐伯和肖战一起在上面的观景台并肩站着,统一嘴里都叼着一颗棒棒糖,西瓜味的。

韩沐伯问肖战,问他为什么总是吃一个味道的棒棒糖,肖战说因为夏天属于西瓜啊,买西瓜味的棒棒糖就能把夏天吃进嘴里啦。

“幼稚!”
韩沐伯敲了敲肖战的脑袋。
手得举高,有点吃力。

“那你说,夏天是什么味道。”
肖战不服气,又掏出来颗棒棒糖丢进嘴里。

“是重庆味的。”
“哼,一点情怀都没有。”
肖战学着韩沐伯那样敲了敲韩沐伯的脑袋。

“敲别人脑袋要和别人结婚的。”
韩沐伯一脸正经,每个字说出来铿锵有力,就像上马克思课的时候读党章那样自信。
“你骗我的吧”
肖战又敲了敲韩沐伯的脑袋。
“当然是骗你的。”

韩沐伯说完就逃跑了,留下肖战一个在观景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肖战想,骗我的也好,要是他说不是,自己就得跟一个夏天也要喝热茶的奇怪老干部安度晚年了。

肖战去追韩沐伯。
然后又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韩处长,你怎么能骗人呢。”

6

肖战带韩沐伯去看了歌乐山,去看那段听起来都疼的历史。
这一段韩沐伯比肖战熟悉,他给肖战讲了很多肖战做导游都不知道的小细节,肖战不忍心听,韩沐伯捏了捏他的手不说了。

在渣滓洞,肖战问韩沐伯,如果在十年,甚至更在以前,有没有勇气和烈士们一样,为国家为信仰而付出。

“有,和你一起去。”
肖战又敲了敲韩沐伯脑袋,“你个木头哦!”

韩沐伯刮了下肖战的鼻子,“可惜啊,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你也不属于我”
肖战往韩沐伯嘴里塞了颗棒棒糖。

是夏天的味道。
黏糊糊的38度高温。

7

“十年那首歌后面怎么唱来着。”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
“你唱错啦!”
“怎么可能,你又骗我。”
“十年之后,我是你男朋友。”

肖战又敲了敲韩沐伯的脑袋。
这个木头哦,情话都说不利索。

end

评论(11)
热度(43)

© 维他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