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不佳,文字不假。

白月光和蚊子血

肖白月

------------------------------------------------------

0

朋友,看过张爱玲,听过陈奕迅吗?


1
白澍曾经以为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是牵肖战的手,摸肖战的头,打肖战的炮然后吃肖战的早餐。
爱美人不爱江山,美人在怀这些年,衣食无忧,想要就有。

然而这些都是白澍的想象,现实生活是肖战牵白澍的手,摸白澍的头,打白澍的炮然后还给白澍做早餐。
多少次白澍已经把肖战按在床上准备大施拳脚的时候,肖战一个翻身白澍就战败了。

肖战是这样说的“176永远别想攻183,乖乖躺好。”说的时候嘴角还带点笑,春风化雨的样子,眨着一双桃花眼实在温柔好看。

这话说出来的话怎么就跟这张脸不符呢?
说出来的话那么温柔的第二天自己腰就酸的直不起来了。

肖战,切开一定是黑的。

2
白澍和肖战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就是很套路的那种。社团学长,长得特帅,坐拥万千追随者,白澍是其中一个。
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都有那么一个学长,刚一见面玉树临风,干起活来利利索索的特别有味道。

白澍还记得第一天进社团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眼睛只能跟着肖战走,肖战搬水,白澍就盯着一瓶瓶矿泉水下面那双手,被几根青筋电苏了自己的脑神经。

肖战手真好看啊!
白澍这个想法维持了一个早上,直到下午白澍抬起头来看清楚了肖战的脸。

肖战全身上下最好看的一定是脸!
这个想法到现在还在白澍的脑子里冒出来不断上下翻腾。

换句话说,白澍第一天社团报道,冒冒失失什么也没有干,光跟着一群小妹妹在角落里一边用眼神追随着肖战一边流着口水发花痴。

没有意外,非常套路。

有的时候白澍睡觉前会窝在肖战怀里对比一下自己那天见到的肖战和现在抱着自己的肖战,觉得知道的太多的确就该被暴毙。
什么春风化雨温柔似水?全都是放屁!

3
在学校风云的不仅仅可以因为五官出众身材比例优秀,还可以因为某一项绝技而扬名江湖。

彭楚粤,学校乐队主唱,随便打个喷嚏都有学妹在身边疯狂呐喊好听。

按道理来说学校的风云人物应该跟学校的风云校草在一起,因为这样看起来般配而且特别理所当然。
所以在肖战和彭楚粤在一次才艺汇演同台之后就互相惺惺相惜,情投意合,翻云覆雨。

肖战懒洋洋的靠在彭楚粤怀里,捏着彭楚粤下巴说
“你唱歌的时候真勾人,和你平时不一样。”
彭楚粤甩开了肖战捏着自己的手,一手搂住肖战的腰一手捏住肖战的下巴就亲了下去。

这个吻疯狂热烈,憋得肖战差点喘不上来气。 

“我刚刚够不够勾人?”
“嗯,满意。”

彭楚粤和这些浪漫甜蜜的小细节时不时会在深夜冲上肖战的头脑和梦魇,吞噬他的神经,淹没他的理智,最终换来失眠和第二天的头疼欲裂。

特别是当怀里还抱着白澍的时候,头最疼,第二天就像宿醉一样难受。

也不过在一起短短一年半载,搞得像十年八年一样难忘,肖战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不讲道理的就是自己的脑细胞,越不想记住的东西越清晰,连细节都一清二楚。

4
其实肖战和彭楚粤开始的特别简单。
他们两没有偶像剧般的你追我往,没有大银幕电影一样的恋爱招数,更没有玛丽苏般欲拒还迎的剧情。

 

两个人简直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第一面就要到了对方所有的联系方式,第二面就手牵手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聊诗词歌赋聊人生哲学聊床笫姿势,第三面翻云覆雨。

聊都聊了,总要试一试。

相当简单粗暴的开始,该省的不该省的都省了。

有时候肖战还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里那些被省去的部分是不是才是值得被珍惜的。
只是也没想到,彭楚粤先挑的头,彭楚粤先收的尾,肖战措不及防被打碎一腔热情。

肖战特别喜欢看彭楚粤讲话,总觉得那样的五官无论说什么废话都显得那么有道理。

就像彭楚粤后来也特别喜欢盯着白澍讲话一样,白澍说一个标点彭楚粤都能让电流过一遍身。

都是有桃花眼的人啊,盯着谁不能让对方动心?

5
彭楚粤勾搭白澍的过程特别套路,就是偶像剧那种人人唾之以鼻偏偏又人人期待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烂俗剧情。

起因是新生自我介绍白澍一副好听的嗓音和吉他,过程是师兄的百般照顾和穷追猛打,送药送早餐送零食,帮画重点帮写作业帮白澍在老师面前求求情请请假,结尾是白澍一句“你对我太好了,我受不了。”

什么烂俗的结尾,观众看完肯定会退票的,垃圾剧本,主演还演技不顺。

分手剧情也很套路了,白澍在彭楚粤宿舍楼下捧着一堆彭楚粤送他的饰品和礼物等了半个小时。

“苗苗你找我?这些东西是什么?”
白澍手向前一推,头都没抬起来说
“彭彭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这些东西我想物归原主,太贵重了。”
“我哪点对你不好?”
“你就是对我太好了,我愧对你的好”

彭楚粤那天听完白澍的这句话东西也没收,转身回了宿舍继续打机,

“不就是被甩吗?还能没了命?该干嘛干嘛啊!”

可是彭楚粤在摸到箱底那个包的好好的银戒指的时候还是会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
可能是伤心吧,谁知道呢,疼一下也不会死,还会清醒许多。
即使有眼泪也是要庆幸自己离开了一个也许不合适的人。

“失恋了你不难过?”
“我的字典里没有难过。”

就连最后那张和白澍肖战一起拍的合照也是面带灿烂笑容的。
只有在看到那个曾经属于我们的戒指的时候难过,然后呢,丢在箱底不看就好了。
晚上早点睡,早上早点起,还怕回忆反噬不成?

 

怕,非常怕,怕的都不愿意想。

 

可是大概人,最不受自己控制的就是自己的脑神经。

6
白澍跟肖战在一起4年,一个星期里有4天肖战都会被头疼弄醒。
所以白澍时不时会往肖战衣服口袋里放两粒芬必得,让他疼的受不了的时候吃两颗,也去找了一堆偏方,煲了各种各样广式炖汤老火汤,每天研究菜谱汤谱,努力了大半年,可是肖战就是不见好转。

白澍安慰自己说是因为肖战体质太虚了,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照顾对方。
然后白澍开始搬出彭楚粤对自己那套,对肖战事无巨细,悉心照料。


所有人都羡慕肖战,24孝男朋友就这样到手,还长得那么帅。

“肖战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可肖战的头疼不见好转,可能也就是因为白澍对自己照料的太好,也许将其置之不顾,头早就不会疼了。



7
谁是谁的一抹蚊子血?
谁又是谁的堂前明月光?

得到的葡萄永远不好吃罢了。

8
如果偶尔回头看一下呢? 
 
墙上的蚊子血透亮的晃眼的同时,万一被衣服上的饭粘子解决了口瘾呢?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的这句话真的是有道理的,在肖战用白澍和彭楚粤分手的理由作为白澍不适合自己的理由的一瞬间,白澍就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精髓所在。 
 
“谁不知道你在敷衍我?” 
“你先冷静点,阿西!” 
 
肖战头疼的受不了,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他觉得头疼在不断蔓延扩散,现在全身都有些难受了。 
潜意识里不想看白澍那张脸,似乎越看头越疼,不想处理事情了,甚至不想说话。 
 
“我没有敷衍你,我头疼的要命,先分开吧,我也不敢再承受你对我好了。” 
 
“你放屁!肖战你这个垃圾!” 
 
白澍甩了门才发现,自己潜意识冒出来想投靠的人是彭楚粤。 
潜意识真可怕,无时无刻在暴露自己。 
 
9
说来也很奇怪,三人大学毕业之后竟然都留在同一个城市继续打磨下半生要过的日子。 
白澍和肖战同居的房子就在原来学校的附近,彭楚粤是本地人,自然留在自己城市,权当多陪陪家人。 
 
三人互相的关系一直很好,谁都狠不下那份心同对方说分手了我们再也不要联系了。 
 
联系当然要继续,否则午夜梦回的时候用什么提醒自己梦中人如今面容已与自己无关? 
一切都不过是忘不掉也放不下而已,人都是表面说的好听。 
 
但是从前男友到好朋友的过程呢? 
三人说是因为彼此在同一间大学念过书,能在几万人里认识彼此不容易,珍惜聊得来的缘分以好兄弟的名义陪伴彼此的未来。 
 
荒谬。 
 
明明是你午夜梦回会想起从而引发头疼的人,明明是你深深压抑在心底某处不让他浮出水面刺激自己神经的人,明明是你愧对与他又怀念他的好还时不时想要去依靠的人。 
个顶个的白莲花,看着谁都没有错。 
 
也是,谁好判断谁错了呢? 
也许每个人都是把自己交给感觉而已。 
 
10
白澍从肖战那甩了门还是去找了彭楚粤,进门就哭,用光了彭楚粤三包抽纸。 
 
“肖战这么这样啊!” 
“白澍,你会不清楚为什么吗?” 
 
白澍觉得彭楚粤那也呆不下去了,擦擦眼泪一句话没有说就走了,彭楚粤没有追。 
 
也没资格追。 
不从来都是这样吗,白澍爱来就来彭楚粤从不拒绝,爱走就走也从不拦着。 
 
如果回头看了,碰巧月光一收,床前暗下来的时候,连玫瑰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白澍一个人蹲在路边喝百威,一瓶接一瓶的吹,希望酒精麻痹精神之后人能好过一点。 
感情不过是今天你甩了我,明天我甩了他,白澍突然觉得自己跟他们两个人是一个奇怪的圈子,好像不断在循环。 
 
但是最后谁也没有捞着什么好处,都在硬撑。 
 
11
那时候是肖战跟彭楚粤提的分手,但是彭楚粤先收回了满腔热情。 
 
原因已经不重要了,那时候彭楚粤日渐冷淡的态度刺激到了肖战敏感的神经,肖战啪的一下,把彭楚粤以及自己脑袋里的这些情绪都拍在墙上,像蚊子血一样透亮。 
 
以至于后来这一抹红还在自己心里熠熠生辉,亮的眼睛疼。 
又擦不掉,难受。 
 
人本来就很奇怪,想借着堂前一点点明月的光芒好好欣赏红玫瑰的时候,就觉得玫瑰不珍贵,像一抹墙上的蚊子血。 
 
但是蚊子血怎么也擦不掉,看着难受碍眼。 
 
12
其实没有谁比谁好,就是你都想要而已。 
 
 
end. 



评论(3)
热度(15)

© 维他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