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不佳,文字不假。

【沐蛋】意外 -上

一个不长的篇幅,不出意外,周更。


------------


1
肖战喜欢放风筝,说是喜欢看着风筝在空中飘啊飘啊的特别自由,韩沐伯从肖战身后环住他的腰,头抵在肖战肩膀上说
“可是你看它后面跟了一条线,被你拴住了,和我一样。”

肖战笑了笑,左手打了几个转,把风筝的线放空,风筝乘着风飞出了他两的视线。

“你看,彻底自由了。”

2
韩沐伯在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认识了肖战,第一眼看到肖战的时候觉得那个地方和肖战特别不合适。
远远的看肖战坐那,举着酒杯夹着烟,宛若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其实走进了,嘴里吐的也还还是“吃不吃赌不赌15 20开”。

都一样。

韩沐伯吹了一瓶嘉士伯揉揉头刚准备换一桌,肖战一下就拉住了韩沐伯的手腕,“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怎么那么快就想走?”

“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名字重要吗?”
“不重要,这种地方重要的是洗手间。”
“想不到您好这口。”
“我多的是你想不到的事,你有兴趣吗?”

其实韩沐伯没兴趣。
说实话,灯红酒绿的地方最常用的伎俩啊就是假装自己很深沉,然后到处问别人你有没有兴趣来了解一下我。
当然没有,非要说有,估计就是你那张好看的脸下面能变出多少种姿势来,哪一种最爽。

很不堪吧,可是人生啊,能够称得上不堪的事情太多了,灯红酒绿的谁会在意这点鸡毛蒜皮的不堪呢?
韩沐伯还是坐了下来,一瓶嘉士伯看着肖战在酒桌上一瓶一瓶的发着疯划着拳。然后把半醉不醒的肖战抗走丢到酒店,该干嘛干嘛。

不是你让我留下来的吗。

红灯区最赚的绝对不是酒吧,也不是毒品小贩,不是宵夜便利店,而是避///孕///套投币箱,只需要挂在墙上一晚上往往就能赚下5位数。
而且还没有人在意套的质量怎么样。

一番胡闹之后韩沐伯的早上头疼欲裂,他轻轻抽回了还被肖战枕着的手,坐起来揉了揉头,酒精真是害人不浅。
这才看清楚了昨晚他们两把一个房间弄成了什么样子,东一件衣服西一条裤子,比高中宿舍还要乱,韩沐伯笑了笑,起来把衣服穿好了去套间外面的沙发闭眼躺着。
头还是很疼,韩沐伯动都不想动。

躺了半天肖战也没起,本来还想好好打个招呼,偏偏对方嗜睡,罢了,韩沐伯去洗了一个脸准备离开。

说来也很奇怪,以前自己从来没有这个习惯要等对方起床,偏偏这次想等一等,想道个早安,也许真的就是被酒精晃了一下眼,一时间糊了脑子。

韩沐伯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名片,出了套间门的一刻就开始后悔。

不该留张名片的,这样有违江湖规矩。

3
起床之后肖战压根没有注意到那张名片,穿好衣服刷完牙就退了房,退房的时候才发现韩沐伯付清了房费才走。
有情有义。

肖战是个娱乐记者,没事的时候客串一下平面模特,就凭一张好脸。
所以认出韩沐伯根本不需要名片,因为韩沐伯三天前回到成都办了几场大提琴演奏会,场场爆满,而肖战捧场了每一场。
再加上肖战利用职业之便给韩沐伯出了一版的专题介绍,几乎都是褒扬,肖战对韩沐伯很熟悉了。

肖战开车从酒店出来,随手翻了翻昨天加微信新好友,突然来了条信息,陌生人的。
“起床了?”
肖战看到信息勾了勾嘴角,发了两个字“满意”

“你不好奇我这么加到的?”
“昨晚手机就放在那里我也没上锁啊,我好奇的是你干嘛关心我起床没有。”
“怕你折腾”
“省点吧!讲点江湖道义!”

4
如果这是一场意外,你会不会来?

5
肖战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完美的侧颜也不需要多加修图和滤镜,右下角带了一个草莓杯,有忌廉有雪糕那种大大的草莓杯。

韩沐伯看这个他拍这张自拍然后发上朋友圈,笑他还真是在谁面前都勇于做他自己。
“自拍张而已,有什么关系”
“行行行没关系,你好看怎么样都行。”

韩沐伯和肖战这还是那天晚上之后的第一面,世界小的难以置信,居然在一间咖啡店遇到了,韩沐伯在附近教琴,肖战在咖啡店楼上的办公室上班。
没有计划没有安排,一场纯粹的偶遇。

有的人明明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但是有的人却能一个星期能遇见两三次。
韩沐伯说不出肖战真的吸引的地方在哪里,可能因为认识不深了解不够,肖战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天晚上就想留住韩沐伯在酒桌上。

世人很恶俗的管这种不相约却遇见的情况叫有缘分,肖战觉得什么缘分什么命运的安排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像韩沐伯和肖战的这种情况,理应纯属意外。

从咖啡店回去,肖战嘴里都是忌廉甜到发腻的味道,明明是咖啡店,却卖这种甜的发腻的东西,这种格格不入算不算是草莓杯的意外。

可是啊,彩云易碎琉璃脆,尽管肖战努力一个星期吃三次草莓杯也没能成功制造一场意外。

所以如果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就不来了吗?

韩沐伯最近忙着到处巡演排练,在咖啡店见过那一次肖战之后瞒着媒体飞了一趟上海,一个星期没有在成都待着了,想吃辣想的要紧。

其实本来韩沐伯一个山东大老爷们也吃不惯成都菜,可是从学校毕业之后来了成都做美名其曰的深造,他也渐渐入乡随俗。
换句通俗点的话,这鬼地方,除了辣的也没什么好吃的。

吃了几个月之后韩沐伯觉得仿佛吃辣会上瘾,去哪排练巡演待久了都想尝一尝花椒和辣椒混合在热油里爆炒的喷香。就像这次,上海小笼包吃多了,也会想象要是小笼包里包的辣椒馅会不会好吃。

还是罢了,自己还是吃不来太辣的。
就像那天看着肖战坐坐就想走,还说接受不来看着太熟悉套路的。

韩沐伯腹诽,韩沐伯你这个直男癌,怂的不行。

6
韩沐伯下了飞机正值饭点,满成都飘香的辣味,闻着让人神清气爽。
韩沐伯忍了一路的食瘾,终于在这专属于成都的空气里被挑拨的爆发,赶紧进了一间火锅店。

结果火锅店的中间,坐着一个吃着火锅留着眼泪冒着汗的肖战,周围围了三两好友。韩沐伯毫不客气,带着助理一屁股坐到肖战旁边桌子,也没有坐在肖战那桌,毕竟还有朋友。
韩沐伯选的位置,恰好能让肖战看见自己。

肖战吃着吃着抬起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锁定了韩沐伯,得,今儿撞见意外了。

------------

待续



评论(21)
热度(67)

© 维他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