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不佳,文字不假。

择日分手

粤澍


1
分手是什么样子的?额,或者说是不是得要固定场合固定天气固定节日才能分手?

2
这个问题白澍问彭楚粤的时候,彭楚粤翻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白眼,翻到白澍都要怀疑他黑不溜秋的眼珠要转不回来了。
“你没看过失恋三十三天吗?”
白澍伸出食指撩撩头发,想了一会摇了摇头。
“这么经典的片子你都没看过?”
“哪里经典?”

彭楚粤一本正经的看着白澍,摸了一把头发还顺便甩了甩头说,“分手场合经典。”

白澍看不惯彭楚粤那个样子,指着彭楚粤鼻子吐槽“什么泡沫剧你都看!”紧接着就偷偷溜进房间里默默找了半天,最后终于把黄小仙和王小贱的爱恨情仇来来回回看了3遍,看完了跟彭楚粤说“我们分手吧。”

彭楚粤差点没把手上的咖啡泼到白澍身上。
“你发什么神经!”
“我没有,要不要试试?试试分手?”
“有病!”

3
彭楚粤和白澍谈恋爱这几年里,有一句话能够完美诠释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冤家不聚头。

倒是也没有真的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只是两个人相处起来小摩擦不断,旁人看起来像是在甜蜜的打打闹闹,跟小冤家似的。
可是有些东西啊,说一遍你可以蒙混过关还能借着自己的小错误调调情,说两遍对方就会烦,说三遍两个人都会厌,然后开始争争打打。

比如说,白澍喜欢不洗澡就上床睡觉,这事彭楚粤不知道说过白澍多少回。今天说了吧,白澍说明天我就洗澡睡,明天照旧,就这样一日复一日,一日再复一日了。
耍嘴皮子彭楚粤斗不过白澍,可自己也舍不得下手打架,最后只能忸忸怩怩翻个白眼,一股气一跺脚走了。

白澍权当彭楚粤在撒娇,一搂一抱气就消了。
彭楚粤认命自己栽在白澍手里了,下意识勉强自己体谅白澍,一回一回忍了。

尽管两个人相处起来彭楚粤累的要命,可就是舍不得,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磨合吗?我包容你的无赖你接纳我的缺点,两个人在一段感情里不断磨合,然后长相厮守不是吗?

结果白澍看了个电影说要分手?
不可理喻。

4
“彭楚粤,分不分嘛”
“你到底吃错了哪颗药?”
“不是,明天我们去咖啡厅,先尝试第一种,友好分手。”
“尝试??第一种??”彭楚粤看着白澍兴致勃勃的样子的恨不得一巴掌呼过去让白澍清醒一点,理智一点,这家伙,脑子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什么垃圾?

本来自己很想忽视他这个无理取闹的要求,可偏偏白澍又眨巴眨巴自己亮晶晶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可怜巴巴的时候望着彭楚粤,似乎自己提出的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游戏,没有什么深刻意义。

“玩嘛玩嘛!”
彭楚粤摇摇头,叹了口气。
“好吧”

“那明天早晨9点!楼下小道尽头星巴克见?”
“小少爷您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第二天一早,彭楚粤一起床看见白澍在挑衣服,白衬衫黑外套的,穿的人模狗样的,还给自己梳了一个大背头,弄了一个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的造型。白澍端量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相当满意。
彭楚粤快压抑不住自己想要把白澍带去精神病医院检查的欲望了。

“分手需要穿那么正式吗?”彭楚粤压着嗓子从牙齿缝里憋出一句吐槽。
“需要!今天是styleone!”

5
两个人先后到了约好的那间咖啡厅。

白澍先到的,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找了一张两人的小圆台,坐在规规矩矩,白澍也没有忘记给彭楚粤点一杯他喜欢的蓝莓冰摇,彭楚粤来的时候,蓝莓冰摇刚刚被服务员拿上来。
彭楚粤碰了一下,太冷了,就放在桌面没有喝。

白澍说喝了一口咖啡,“彭彭,我们还是分手吧”
彭楚粤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澍,他又碰了碰那杯冰摇,觉得大自然实在是太不给力了,放了那么久的饮料竟然又冷了几分。

白澍看不到彭楚粤对这件事有什么回应,收不到任何反馈,他只能看见彭楚粤一动不动坐在自己面前,白澍用手在彭楚粤面前晃了晃,说“彭彭,你答不答应啊”
彭楚粤笑了,抓起桌面上的蓝莓冰摇喝了一大口喝的整个人拔凉拔凉的,然后说“好”。

白澍也笑了,跟个孩子似的,他举着咖啡杯问彭楚粤“你就这样舍得放我走了?”
“舍得”彭楚粤回答的很快,桌子上的蓝莓冰摇也喝完了,彭楚粤理理衣服准备走了,白澍忽然叫住他“那我们就好聚好散了?”
“嗯好聚好散。”
“我开车来的,送你回去?”

彭楚粤拍拍白澍肩,“散都散了,车钥匙得还我了吧。”

白澍把车钥匙递还给了彭楚粤,两人在星巴克门口各自走向两个方向。

5
接下来很应该是分手的正常套路了。
拉黑丢东西,然后哭一顿,把自己的狗窝弄得乱七八糟的,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七荤八素。

你挡不住有人早上分手晚上就去酒吧认识新妹妹,也拦不住有人面带微笑把分手两个字说的如沐春风然后回家嚎啕大哭跟谁抢了他几百万一样。

白澍和彭楚粤这回很倒是很默契,两个人都不哭不闹不打架,该吃吃该喝喝但就是谁也不回那个同居的糟心的狗窝。

白澍还是每天准点给彭楚粤发晚安早安以及你吃饭了没有,彭楚粤也还是每天给白澍报备去了哪干了啥又和哪个小妹妹逛了街。除了没住在一起以外,他两把日子过得跟分手前别无二致。

6
过了几天,彭楚粤问白澍,回去住吗?
白澍说“好!顺便还能尝试分手的styletwo”

“苗苗,所以我们到底分过手没?”
“分过啊,我还想再分一次!”

7
结果两人又开始勾勾搭搭的同居生活,可是该改的陋习一个没有改。

唯一能够说得上的改变,大概就是彭楚粤也不太宠着白澍了。大家都有脾气,早就让够了。闲着没事玩分手,无聊当有趣,彭楚粤立志不做什么省油的灯。
白澍没了持宠而娇的底气,但是一点儿也没收敛,他觉得反正彭楚粤不会那么快提分手,自己对后续事情的发展算盘早就打好了,还有时间慢慢作,做戏要做全套不是么。
 
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两个人同时算。
 
8
白澍一如既往跟个老大爷一样翘着二郎腿在餐桌面前等早餐,彭楚粤给端上来一杯热牛奶和一个鸡蛋三文治,沿着桌边推到白澍面前,没说什么话走了。
“彭彭你不一起吃吗?”
“不了我吃过了,你说你,就不能早点起床吗?这么久了,也吃不上你给我做的一顿饭,简单的早餐也好啊。”
 
白澍愣了愣,气氛不太对。
一大早的这语气,明明自己什么死都还没有作。
 
白澍反应过来之后立马上去搂住彭楚粤的腰,头埋在彭楚粤肩膀上蹭,弄的彭楚粤肩窝发痒,伸手把白澍头推开了。
“彭彭你怎么一大早就念叨我啊?”
“我念叨你,你就改吗?”彭楚粤手向后拉走了白澍的手,轻轻推了推白澍,从白澍怀里脱了出来,“别粘着我,天气热。”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啊,我不是每天都这样吗?我说你也不会改,撒娇你倒是在行,不过我看腻了,能不能换一种?”
“你什么意思?”
“我一直都是这个意思啊,说的不清楚吗?想你多考虑我一点而已。”
“我哪里没考虑你?”
“你什么时候考虑过我?”
 
这下气氛真的不对了,两个人越说语气越重,话题越来越偏,已经跟白澍的种种陋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而是白澍一直都没有为彭楚粤考虑过。
 
没有为彭楚粤考虑过?
讲道理,白澍在这几年为彭楚粤考虑的还少吗?哪一次庆祝纪念日或者生日自己没有到场,哪一次彭楚粤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不是立马跑过去把他按在自己肩上,为了让彭楚粤舒服点还得垫一下脚,这难道不是付出吗?
关系是两个人的,自己要是真的不付出能坚持那么久?

幼稚。
 
气氛越来越僵,下一秒无论谁说话都能点燃战火,彭楚粤就等白澍爆炸了。

9
“我什么时候不付出了?”白澍还是没忍住,点了第一句话。
“你一直这样问,我又有什么好说呢?”彭楚粤一只手放在裤袋里,身子半靠着门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彭楚粤已经和白澍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刚刚好,适合吵架,适合远距离扔东西,适合赶人出家门,适合分手。

“彭楚粤,你扪心自问,哪一次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你生病的时候谁陪你打的点滴?你难过的时候难道靠过别人?你出状况的时候第一秒出现的难道不是我?”

彭楚粤没做什么表情,白澍生气的很明显,果真一点就着。
“上一次我发烧,带我去医院的是战战。”
“上次我在剧组!你就不能多体谅体谅我?”

彭楚粤听到这话笑了,“我还不够体谅你?”说着就抄起沙发上一个靠枕朝白澍扔了过去。
“哪次我真的逼你先洗澡在上床了!白澍!我不体谅你?我体谅的连洁癖症都被治好了!”彭楚粤又扔了一个抱枕。

“彭楚粤!你吵架就吵架,别扔东西!”白澍准备捡起那两个抱枕放在一边,还没直起腰来,脑袋又被一个抱枕砸了一下。
“我家的东西我不能扔一下?我爱怎么扔怎么扔了!”
“彭楚粤!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我什么时候无理取闹了?白澍,你扪心自问啊!我哪一点说错了你?”彭楚粤扔完了沙发上的抱枕,抄起书柜上的那本《1984》扔了过去。

坏了。

白澍没什么珍惜的东西,也觉得没什么东西好值得珍藏,除了柜子上那本《1984》,除了白澍自己很喜欢里面的故事以外,还因为这本书是自己爸爸送给自己的,由此开启了自己的文学世界,意义有一点不一样。
可是彭楚粤拿来扔了,事情不好收尾了。

10
“彭楚粤你有病吧!”白澍捡起那本书,拍了拍,放到了桌子上。
“我没病会跟你在一起那么久?算了,吵什么架啊!扔东西都浪费力气,分手吧白澍。”彭楚粤一个转身进了房间,重重的甩了房门,没理白澍。

白澍一个人在餐桌旁,满脑子都是彭楚粤提分手了。
彭楚粤竟然提分手了!?
这事不是我计划内的啊!
彭楚粤把我叫回来,就为了跟我说分手?

11
“彭楚粤!”白澍用力拍着彭楚粤刚刚甩过的房门,“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分手,咱两性格真的不合适。”彭楚粤开了门,对白澍摆出了一个嫌弃脸。
“你再说一遍?”
“f en分,shou 手,分手,听不懂吗?”

白澍怒火中烧,烧的脑子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彭楚粤!”白澍指着彭楚粤的鼻子,“你记住,今天是我甩的你。”

有时候,分手需要抢占先机,先说是赢家,后说的是耍赖。

白澍拿了手机钱包夺门而出,跑到谷嘉诚那哭哭啼啼的哀嚎了两个小时,谷嘉诚从头到尾只听懂了一句话。
“老谷,彭楚粤要跟我分手!彭楚粤先提的分手!他怎么这样啊?”

12
白澍在谷嘉诚家闹到快12点,哭累了,举起手机看一眼。
“苗苗晚安!”
彭楚粤发的。

“老谷,彭楚粤给我发晚安,他是不是有病啊。”
“我看你两都挺有病的。”

13
彭楚粤把家里的残局收拾好,还好还好,书没有砸到苗苗,砸到的都是软的抱枕。
谷嘉诚给彭楚粤发信息说白澍到自己这哭了快两个小时了,彭楚粤让谷嘉诚哄着点,别给哭病了。

“彭楚粤你实话告诉你谷爸爸,你两吃药了没有”
“老谷你替我看着点白澍。”

彭楚粤顺手给自家苗苗发了句“晚安”,是该早点睡觉,这才演到哪啊。

一比一,打平。

14
说了吧,人算不如天算,白澍在谷嘉诚那嚎了一晚上病了,吓得彭楚粤看到谷嘉诚的信息就马上给谷嘉诚打了电话。
 
“低烧!睡着了现在!小粤撒你再烦着你谷爸爸,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捅白澍两刀!”
“老谷我叫你爸爸你冷静点,多少度了现在”
“38.3”
“这他妈叫低烧吗!智障了??”
“这他妈你怪我??又不是我惹他哭的”
 
彭楚粤突然有一种愧疚感涌了上头,在脑袋里炸开了花,还带了一点委屈。
不是说好了玩游戏?怎么一直都要被白澍牵着鼻子走啊。
 
彭楚粤没耐住,凌晨12点冲上了谷嘉诚家用力拍门,手里还提着一堆退烧药,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
谷嘉诚被敲门声吵醒揉揉眼睛摇摇晃晃的开了门,一开门就是彭楚粤劈头盖脸一句话


“老谷!你怎么开个门那么慢!”
“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你爸爸我在睡觉!能开就不错了!”
“去你的我苗苗呢?”
“现在是你苗苗了?早上怎么还赶人走啊?”
“没时间跟你贫,人怎么样了?”
“还发着烧吧我一会没看了,里面那个房间,你自己看看去吧。”
彭楚粤简直就是拔腿往白澍房间跑,也不管会不会地震了
 
“小粤撒你轻点,你苗睡觉不容易!”
 
15
彭楚粤大步走到房间门口,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走到床边又轻轻摸了摸白澍的额头,还是很烫。
 
越烫手越愧疚。
演技不够精湛,超出剧本的所有情况都处理不了。
本来以为自己闹一闹会像上一次一样,安安静静的什么都不会发生,过两天苗苗就回来了。
然而现实是自家苗苗当了真,说好的游戏只能他一个人玩,gamemanger是白澍player是彭楚粤,反过来就是黑游戏就是爆服务器就是全盘崩裂。

还讲不讲道理了啊。
 
彭楚粤拧了一条湿毛巾,敷在白澍额头上,把药放在白澍枕边,然后回了自己家。
 
没等白澍醒过来。
 
16
白澍其实没睡着,从彭楚粤蹑手蹑脚进来的时候人就是清醒的。
白澍知道在自己头上覆了条毛巾的是彭楚粤,也知道床边放的这堆乱七八糟的药是彭楚粤提上来的,一看就知道。
 
自己每次生病彭楚粤都乱七八糟的买一堆药,每次都乱的很有水平,几年了都不肯改一下。
就像这袋,单单退烧糖浆就有4瓶,儿童的成人的橙子味的蓝莓味的该有的不该有的全都有,唯独白澍喜欢的没有。

是啊,就连一瓶糖浆都有喜好,喜欢喝原味的,很苦很苦的那瓶原味的,小时候喝的现在习惯了,改不了。

就像现在头疼的下一秒就要爆炸,喉咙干的下一秒就要裂开,脑子里还是想叫彭楚粤给自己倒杯水,还是希望自己能有力气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彭楚粤。

习惯了就是改不了。


17
所以分手的实感是?
大概就是现在白澍难受的要死,也还是只能自己起来去倒杯水润一润快要开裂的喉咙,自己去把头上毛巾丢进洗手盆,也不用洗一洗再放到自己头上了,毕竟换来换去的还浪费体力。

彭楚粤回到家心乱如麻,几年来自己也从来没有甩下一个生病的白澍自己逍遥自在。想知道苗苗怎么样了醒过没有,又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过问那么多毕竟话都说出口了。
连个关心的身份都没有了。

感情的付出只是照顾吗?

白澍现在也只想要彭楚粤而已。

就像彭楚粤回到家倒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白澍一样。

18
彭楚粤第二天一大早熬了粥给白澍带过去,清水白粥,熬好之后往里面滴了几滴酱油,褐色蛮不好看。

白澍的早餐餐桌琳琅满目,老谷难得的起了个早健完身给买来了各种各样的早餐,白澍觉得这一桌真是像极了彭楚粤昨晚买来的药,除了自己喜欢的其他应有尽有。

白澍喝了杯豆浆然后去洗了个澡。昨晚出了一身虚汗早上起来身体黏黏腻腻的,一出浴室就见到彭楚粤进门,手里还提着熟悉的保温杯。

19
“好点了么?”
“嗯”
“我早上熬的,你快喝了吧。”
白澍点点头,把粥倒出来一口一口喝完了。

那天晚上,白澍就回到了和彭楚粤同居的狗窝,一切照旧,没有什么不同。

20
“彭彭,你看,风一吹云就散了。”
“嗯。”
“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搅风弄雨了,这云结在一起像棉花糖,挺好的。”
“这不是你先玩的?”
“我给大爷赔不是了!”

彭楚粤怀里的白澍软软绵绵的,像棉花糖一样,挺好的。

云要结在一起才好看,希望这风永远不刮了。

-------
end.


评论(5)
热度(44)

© 维他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